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是哪一个?

2002 年,英国有一位心理学家理查德 怀斯曼,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的人征集最好笑的笑话,这项活动一共征集到 40000 个笑话,和近两百万次的投票。

人们最终选出来最好笑的笑话是这个:

两名猎人一同去森林里捕猎,其中一名突然倒地。他看起来没有呼吸,眼睛也变得呆滞起来。另外一名猎人见此掏出手机,拨打了紧急服务热线。
他喘着气说:“我的朋友死了!我该怎么办?”
接线员回答说:“冷静,我有办法。首先,我们要确定你的朋友确实死了。”
此时一阵沉默,接着电话里传来了一声枪响。
猎人接着问:“确定了,现在该怎么办?”

参与这个活动的人,按照对每个笑话的感觉,从不怎么好笑到非常好笑,进行一星到五星的打分。刚刚讲的这个笑话得到了最高的综合分数。然而,在一些特定的人群之中,有许多笑话的得分比这个笑话更高。

比如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人们,则喜欢关于优越感的笑话:

一个德克萨斯人问哈佛毕业生:“你是哪儿来的?”
哈佛毕业生回答:“我来自一个不会用‘的’字结束句子的地方。”
德克萨斯人说:“好吧,你是哪儿来的,弱智?”

而欧洲国家的人们,则偏爱充满荒诞意味的超现实笑话:

一只拉布拉多走进邮局发电报,它写下了七个字,“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工作人员看了之后,很有礼貌地说道:“这儿就九个字,你可以再多发一个‘汪’,价格一样。”“是哦,”狗回答道,“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值得一提的是,向来以古板严肃著称的德国人没有显示出对任何一种特定类型笑话的偏好,或者说,不管什么笑话,他们都觉得挺好笑。

也许你会对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有些失望,觉得它没那么好笑。那就对了。有一些笑话,在某个特定群体中可能非常好笑,但处于另一文化背景的人就难以听懂。比如说:“怎样让咖啡变大杯?念大悲咒。”对于中国人来说非常好笑,但翻译成英文,恐怕无论如何也无法让英语使用者们笑出来。

我把这个称为“笑话悖论”,也就是说,好笑的笑话,往往不容易在更广泛的人群中传播;而那些容易传播的笑话,却因为反复被人传播的原因,慢慢地变得不那么好笑了。

你在听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的时候,有没有这种感觉呢?